开启辅助线||恢复默认大小|页面缩小|页面放大| 会员登录| 注册 退出登录

中国盲文出版社

首页 /新闻资讯/ 盲人资讯

中国盲协主席李庆忠:按比例安排残疾人就业是法定义务

发布时间:2019-03-12 11:47  |  访问次数:597次   |    来源:南方都市报

国家机关应当带头按比例安排残疾人就业,这不是做慈善、献爱心,而是履行法定义务和社会责任。  ——李庆忠

作为残疾人委员,李庆忠一直在为残疾人群体发声。

李庆忠是中国残联执行理事会理事、中国盲人协会主席。今年是他担任全国政协委员的第二年,他再次带来了几份与残疾人有关的提案,如残疾预防、残疾人信息无障碍建设、落实盲人医疗按摩政策等。李庆忠委员还格外关心残疾人特别是盲人群体的教育、就业问题。

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李庆忠表示,残疾人的就业创业是残疾人奔小康的关键途径。国家的社会保障政策只能提供最基本的生活条件,只有劳动就业和创业才能让残疾人过上更有质量、更有尊严的生活,也才能提高他们的社会地位和自信心。

目前关于残疾人就业的法律法规比较完备,相关政策也比较多,关键在于落实。比如,按比例安排残疾人就业作为国家支持残疾人就业的重要方式,是《残疾人保障法》明确规定的国家机关、企事业单位的法定义务,但是落实不够好。“国家机关应当带头按比例安排残疾人就业,这不是做慈善、献爱心,而是履行法定义务和社会责任。”

目前,很多地区特别是发达地区征收了大量残疾人保障金,这看上去是好事,实际上说明我们的企事业单位没有完成按比例就业的任务。这其中有一部分残疾人不符合岗位要求、能力需要提高的原因,也有一些机关、企事业单位不愿接受残疾人的原因。国家机关、企事业单位应当增强法律意识和社会责任感,想方设法安排残疾人就业。

李庆忠表示,希望媒体多宣传残疾人就业创业的先进典型,让更多的人了解残疾人的能力和潜力;残疾人朋友们也要更加自强,不断提高自身的能力。

盲人就业面临较多障碍

南都:近年来盲人群体就业状况怎样?

李庆忠:近年来特别是“十三五”期间,国家出台了不少促进残疾人就业创业的重大举措,包括通过促进就业带动残疾人脱贫的有关举措。残疾人包括盲人的就业状况有明显改善。

以盲人为例,盲人按摩一直是国家重点支持的盲人就业的主渠道。很多盲人通过按摩工作有了较好的收入,过上了较好的生活。从2009年开始,国家出台《盲人医疗按摩管理办法》,2016年出台的《中医药法》对盲人医疗按摩的相关权益明确做了规定。盲人从此有机会进入医疗机构从事医疗工作或者创建按摩诊所,从而提高了他们的职业荣誉感和参与社会的水平。能够考取盲人医疗按摩师的盲人必须具备中专以上的学历,近几年大量考生来自于针灸推拿专业毕业的盲人大学生,他们受过系统的专业教育,但受到身体条件的限制不能成为执业医师,他们不甘心做一名保健按摩师,而是向往更专业的工作。现在,有的地方为盲人从事医疗工作提供了比较好的政策条件,不少盲人由此成为真正的受人尊敬的医疗按摩师。

南都:盲人从事医疗按摩工作还存在什么问题?

李庆忠:目前,各地对于国家有关盲人医疗按摩工作的有关法规和政策落实力度不一,有的地区如福建、北京落实较好,但整体情况不是很理想。目前,获得医疗按摩职业资格的盲人真正从事医疗按摩工作的比例不高。

其中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比如,盲人医疗按摩师是残联受国家委托组织考试并颁发证书的,但是,医院等卫生单位往往对于该证书不予承认。再比如,每年医师要在网上平台进行医师的登记注册,但是医疗按摩师就没有专门的窗口去登记。而有的医院要求要在网上注册方能执业。

另外,盲人医疗按摩师作为医技人员没有处方权,必须依靠其他医师处方才能工作,这也限制了他们的就业。大部分医院对盲人不太了解甚至有一些偏见,还有安全方面的担忧等。也有一些盲人按摩师本身的原因,比如能力的确达不到医院的要求,不能适应每天通勤上班的困难等。其实,大家对于盲人真的了解不够,盲人在一个固定的环境中,经过一定时间的熟悉后就可以独立的工作和生活,不必要专门为他们做太多的环境改变。盲人医疗按摩师受过多年的按摩专业训练,临床上极少出现医疗事故,和其他人员的交往也不成问题。不过,我个人还是认为在社区医院就业更适合些,因为在社区上下班方便。目前,中国残联正会同卫健部门、中医药部门推动解决上述问题。

南都:盲人遇到的这种障碍在其他行业也普遍存在吗?

李庆忠:大部分专业性的工作对于盲人来说还是很难从事的。不少职业有体检上的门槛、比如公务员体检标准中,双眼矫正视力均低于0.6或有明显视功能损害眼病者为不合格,那么所有的视力残疾人都不能通过考试和体检进入公务员队伍。另外,事业单位虽没有明确的法律要求,但很多单位也按照公务员的要求去执行,这样盲人就根本进入不了这些单位。

从发达国家的经验看,盲人是有能力从事各种专业性较强的工作的,在我国很多盲人在不同的职业中做出了突出的成绩,也说明了盲人的潜力是很大的。我期待,他们的职业选择随着社会的发展会越来越宽。

南都:现在很少听说有盲人老师,盲人适合这个职业吗?

李庆忠:我自己就在盲校当了20年教师。其实,以前盲人在各个盲校当老师的现象非常普遍,但《教师法》实施之后盲人参加考试和教师资格体检就受到了限制。盲人就很难再有机会当老师了,这实际上是一个没有想到的结果。

一个盲校,没有几个盲人老师,这应该说是一种缺憾。很多学科盲人老师教起来是有优势的,比如盲文,明眼老师很难感受到盲童读写盲文的感觉。

盲人群体中,劳动就业难度大的还有农村的贫困盲人。轻度视力障碍的盲人从事一般性劳动问题不大。重度视力残疾所受的限制比较大,从事生产劳动较为困难,由于受教育程度低,就业问题更加突出。

“没有教育就真正失去了光明”

南都:盲人等残疾人如果受过良好教育,更容易找到好工作,目前盲人高等教育状况是怎样的?

李庆忠:教育对于盲人的发展至关重要。有了良好的教育,盲人就能就业,就会有较好的生活质量和参与社会的机会。没有教育就真正失去了光明。30年前,长春大学成立了第一所特教学院开始招收视障学生,后来陆续有近10所大专院校招收视障学生,主要是针灸推拿专业。专业选择面较窄。2015年中国残联、教育部出台了《残疾人参加普通高等学校招生全国统一考试管理规定(暂行)》,盲人首次可以使用盲卷、大字卷等合理便利参加普通高考。更重要的是,视障学生通过普通高考可以选择更多的专业,他们的人生梦想不再单一,也变得五彩斑斓。

南都:可是参加普通高考的盲人学生好像还不多?

李庆忠:数量多少是相对的,盲人的人口比例本来就不大。参加普通高考的大部分市里残疾考生属于低视力,使用盲文卷的的确不多。这跟盲人整体的受教育水平有关系,这些年,通过落实《残疾人教育条例》和“特殊教育提升计划”等一系列措施,特殊教育的办学条件和质量大幅度提升,绝大多数残疾孩子能进入特教学校或者普通学校随班就读,视障孩子也是一样。但无论是在普通学校的融合教育模式还是在盲校,提升教育质量还是需要不断努力的。和普通学生相比,视障孩子们的教育质量整体上还是有差距的。尽管他们完全有潜力和普通孩子一样取得优异的学业成绩。有了目标才会有动力,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会有越来越多的视障孩子走入普通大学实现他们的人生梦想。

国产手机的无障碍设计还不太完善

南都:现在大家买东西很多都是用手机电脑,盲人是否很好地适应了这个变化呢?

李庆忠:从大的方面说,为残疾人提供无障碍环境,让他们能够方便、平等地去参与社会、工作、生活,这是《残疾人保障法》和《无障碍环境建设条例》所明确要求的残疾人的基本权益。

过去我们更多是注重设施设备、公共服务设施等方面的无障碍环境的建设和改造,像盲道等看得见的东西。但是看不见的信息无障碍环境建设已经成为无障碍环境建设中越来越重要的一部分。

随着以互联网为基础的现代信息技术的发展,手机已经像人的“器官”那样不可缺少。科技迅速发展既是挑战也是机遇,如今盲人也可以用读屏软件操控手机来购物、看书甚至理财。过去没有现在的信息技术,盲人很难想象能方便做这些事情,现在通过信息技术手段完全可以跟健全人一样做到。

不过,这其中还是存在许多问题,障碍还是比较多,拿手机为例,国产手机的无障碍设计还不太完善,盲人使用起来还有一些障碍。不过,多家手机生产商已经率先进行无障碍优化,相信不久就会有令人满意的手机出现。另外无障碍问题不仅涉及手机系统,也涉及第三方软件。软件如没有经过无障碍的设计也是不行的,因此,无障碍是一个涉及到多方面的系统工作。

南都:如何推动信息无障碍建设?

李庆忠:目前,我国信息无障碍方面的标准还不够完善,需要加快建立和完善。另外,对国家有关标准的落实不够,需要加大监管力度。2012年国家就出台了网络设计无障碍的有关标准,但到目前大部分政府网站还没有达到这个标准,有的根本就没有考虑到无障碍的要求,这些网站盲人是很难访问的。大量的服务网站如购票、购物、银行等网站都存在不同程度的障碍,盲人很难独立获取信息、享受服务。其实,信息无障碍不在于技术难度有多大,关键是意识问题。希望全社会都关注信息无障碍问题,特别是互联网企业和信息服务行业。要加强社会监督,应该鼓励更多的社会力量,包括残疾人群体和媒体要多宣传、多发声,对于做得好的要鼓励,做得不好的要曝光,这样建立起激励机制。

除此之外,还应该加强信息无障碍专业教育和人才培养。据了解,我国信息工程类、电子工程类大学或学院根本没有信息无障碍或者通用设计的教学内容,相关的人才更是非常缺乏。因此,我今年有一个提案,就是呼吁在高等院校加强信息无障碍课程建设和人才培养,为信息无障碍建设奠定人才基础。